“后航拍”时代无人机市场如何打开

文章简介:“后航拍”时代无人机市场如何打开,虽然无人机概念日渐火热,但对新入局者,机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一位来自深圳的无人机创业者告诉记者,与一般智能硬件不同,无人机的技术门槛相对较高,从设计研发到生产制造,无人机可谓是处处是坑,至少,其他领域打的价格战,短期内在无人机领域很。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后航拍”时代无人机市场如何打开相关信息。

  虽然无人机概念日渐火热,但对新入局者,机会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
  一位来自深圳的无人机创业者告诉记者,与一般智能硬件不同,无人机的技术门槛相对较高,从设计研发到生产制造,无人机可谓是处处是坑,“至少,其他领域打的价格战,短期内在无人机领域很难真正打起来”。
  另一方面,无人机领域似乎也开始出现了“红海”现象。零度智控副总经理文昕坦言,像航拍这类主流应用场景,被早期的主流厂商占尽优势,新进入者想要有立足之地比较困难。
  但事实却是,除了或已沦为红海的航拍,其他应用场景几乎还未被证明可行,新入局者难免会趋之若鹜。与此同时,即便是无人机领域的另一个热点----测绘、安防、农业等行业应用,同样也埋下了不少“坑”。
  现在入局无人机,还会有机会吗?
  “低价”没戏?
  彭斌很不喜欢用价格区分无人机中低端。
  作为早期进入行业的从业者,彭斌和他掌舵的极飞科技已经共同走过了八个年头。他告诉记者,从业这些年给他的一个很大的切身体会在于,无人机相对较高的安全要求,使得其无法在售价上做过多妥协。
  “无人机的出错成本很高,机器不仅会直接坏掉,还很可能造成安全事故”,彭斌认为,正因如此,当前无人机要想保证在空中安全飞行,飞控、避障等方面都得做好,就不会太便宜,所以根本不存在所谓的“低端”。毕竟,当前的技术条件,并不能支撑在“低售价”下的安全飞行。
  安全还只是第一个层面。
  在图像传输、摄像头的问题上,无人机一要保证图像的清晰度和稳定性“能看”,二要保证图像可传回,很多航拍无人机只要想同时做到这两点,就无法在成本控制上下太多功夫。“这些方案的硬件成本已经放在那儿了,还没算方案上在软件上的投入”,一位从业者解释说。
  一系列成本因素,最终导致了无人机当前动辄数千的售价。作为一个新兴事物,对用户的尝鲜成本过高,就会在普及性上有所影响。一些无人机厂商考虑到这一点,便试图从“入门级”产品切入市场,旨在挖掘潜在用户。
  但产业“难做便宜”的现状,让不少选择低价的厂商只能在硬件上做出不该做的牺牲。彭斌认为,这类低价产品,若是满足不了用户最基本的要求,可能被称作是“玩具”更好一些,难以被真正纳入无人机范畴。
  而仅仅做“成本控制”,忽视技术创新,从行业角度,则很容易将市场引入同质化竞争。文昕也告诉记者,哪怕市场红海也好,如果厂商能拿出一系列新的方案,使无人机成本降下来也是一件好事;最糟的就是还是老方案,老应用,做些阉割,打起价格战。
  这样的繁荣,也只是伪繁荣。
  细分市场的机会
  然而,即便如此,入门级市场还是在变得热闹,其中不乏一些较大的玩家。
  本月初,大疆推出面向入门级消费者的精灵3标准版,售4799元。在更早之前,零度智控还曾推出过一款售3999元的Explorer无人机,其售价远低于同配置产品。
  业内人士告诉记者,事实上,像大疆等个别早期厂商,由于拥有自主技术,即便初期布局中高端,在切入中低端市场后,也会延续其优势,“主要还是因为形成了一定技术壁垒,在保证最基本需求下做出一款合格的无人机,对他们来说相对容易,对新进者就难得多”。
  在引入规模化量产后,“低价”会愈加成为这类厂商擅长的事情。
  “在这个技术门槛较高的领域,即便处于行业早期,小厂商也无法在价格上获得优势”,彭斌认为,要想在较成熟厂商之外寻找机会,就不得不去思考一些存在于消费级市场的细分机会。
  Lily近期的火热愈加证明了这个思路。虽然业内对Lily的真实性质疑居多,但其引发的关注度使自拍需求不再只是一个厂商提出的猜想,而是一个切实可行的方向。
  业界人士透露,包括大疆、零度目前都有类似的跟随拍摄项目,只是没想到最先被曝出来并受关注的却是一家更小的创业公司的产品,“无疑这会加快这些厂商对自拍、跟拍的研发进度,也许很快市面上就能见到更多自拍无人机了”。
  值得一提的是,由于自拍和航拍对硬件的要求不同,也使得定价会存在变化。
  初创公司星图科技最近推出了一款据称是“中国版Lily”的蜻蜓无人机,众筹价1999元,与Lily一样主打低空自拍。星图CEO张庆旗表示,虽然产品价格的确较低,但并非刻意为之。
  “星图不做航拍,低空自拍的话,15米飞行高度就够了,不需要更高标准的元器件,这样成本自然降了下来”,张青青坦言,由于技术上和一线厂商存在差距,星图一开始就不想与其竞争,所以出了这款全部基于自拍考虑的“廉价”无人机。
  “无人机产品可以变低价,但前提还是要基于用户的具体需求”,张庆旗强调。
  突入行业应用?
  即便是像星图这类避开主流、专做细分需求的厂商,也并非是毫无积累的行业新人。据介绍,星图的团队做了三年航模飞控,之后才选择切入无人机整机市场,目前拿到了人人的Pre-A轮融资。
  张庆旗说,现在选择一个较小的细分消费市场,是觉得这种方式可以把公司至少做成一个小而美的无人机公司,“行业门槛比较高,技术需要缓慢积累”。不过,在他的规划中,最终星图还是会在时机成熟后突入行业应用,往后选择的领域可能就是安防。
  发力行业应用,这几乎是当前有技术积累的无人机厂商的共同选择。其中,大疆正力推其行业应用平台,零度正在筹备“+无人机”计划,极飞甚至开到新疆的田间地头亲自深耕农业无人机市场。
  毕竟以航拍、自拍为代表的消费级市场有限,如果让各行各业的工具飞上天,无人机的未来将具有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
  但行业应用这条路,门槛似乎又高的多。
  大疆副总裁潘农菲告诉记者,无人机行业应用,最基本的底子还是无人机,并且由于投入实用,对无人机的要求更高,“无人机需要很稳定,几乎不能出错,否则实用性会大为降低。”这已经将很多技术相对薄弱的无人机初创公司排除在外。
  在投入实用后,又会面临来自于各个行业的一些具体要求。诸如在农业无人机上,厂商需要对农药的喷洒量、频率、飞行高度都进行较为精准的规划,仅仅懂得无人机或农业的一方面,就无法解决问题。
  “所以我们会优先选择对行业熟悉的团队合作”,文昕说,由于行业应用的特殊性,零度“+无人机”对合作方的背景多少会有一定要求。
  最终,无人机自身和行业熟悉度的双重要求,使得新入局厂商大多不敢切入行业应用市场。上述的一位从业者向记者坦言,目前类似于行业应用这种行业后端市场,已然成为了较成熟厂商的“专利”。
  “我们能把入门级设备卖出去就挺好了”,他说,只是低价的入门级市场比想象中难做很多。更重要的是,细分市场的机会,现在想要论证,成本也许会让创业公司难以吃消。
  也许从一开始,无人机这个看起来很美的市场,就没有想象中那么好入局。而如何挖掘细分市场的需求,在这个难入局的大背景下,可能正成为当前最好走的路。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