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架构怎么了为何留不住微信支付总经理

文章简介:腾讯架构怎么了为何留不住微信支付总经理,在贴上全文之前,八姐来说说我的看法。 微信 支付总经理吴毅离职了,跳槽去了 创业 公司分期乐,看上去,这是偶然性的。但其实,八姐和一些 腾讯 内部的人聊天得出的结论是,这并不是偶然的,连微信支付总经理这么牛掰的角色都走了,你说会是偶然的? 其实,。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腾讯架构怎么了为何留不住微信支付总经理相关信息。

  在贴上全文之前,八姐来说说我的看法。 微信 支付总经理吴毅离职了,跳槽去了 创业 公司分期乐,看上去,这是偶然性的。但其实,八姐和一些 腾讯 内部的人聊天得出的结论是,这并不是偶然的,连微信支付总经理这么牛掰的角色都走了,你说会是偶然的?
  其实,说白了,还是以下几点:
  1,钱和未来没给到位。微信支付迄今为止没有独立公司化发展,你再瞅瞅,对标的支付宝,都是估值几千亿人民币即将国内上市的大公司了,而微信支付总经理则只是一个部门的总经理,前景、钱景高下立现。
  2,外面公司画得饼更大啊。在腾讯再上升也就是个VP、SVP,拿点期权,但外面的创业公司敢给啊,钱和股份给到位,CEO的职位给到位,重点是未来还能自己独立上市,干票大的,你说吴毅能不动心吗?
  3,腾讯不能分拆金融业务,这是不是还是原财付通系和张小龙系难合?其实八姐早就听说,腾讯内部曾有声音建议,想把微信支付和其他腾讯金融业务线整合,组成微信金融业务事业群。但最终没有成行。俺揣测一下,这其中还是微信BG和原财付通体系难合的原因吧,微信支付是依附于微信长出来的,张小龙又有产品洁癖和控制欲,把微信支付拱手让出组成金融BG,换我我也不愿意。
  4,腾讯已经站在了是否分拆的分岔点上了,不拆可能会还会出现很多人才流失问题吧。腾讯近年来走的都是组织架构比较保守的路线,除了互娱的工作室外,很少让内部业务分拆,而现在其实面临着市场激烈竞争,人家竞争对手们都积极分拆、折腾着国内上市了,你说腾讯内部的各业务高管们和骨干们会不会心理不平衡?分拆可能是腾讯未来不得不做的选择哪。
  好啦,不扯了,附上中二的文章全文。
  微信支付这么牛,为何留不住总经理?
  本文转自[中二](ID:mid-two)。[中二]账号由多位媒体、互联网、投资从业者维护,分享行业观察、前沿信息。用我们略微中二不同的眼光,去分享行业观察和前沿信息,提供深度原创的文字。欢迎移步文末左下角的“阅读原文”查看全文。
  最近多家媒体包括腾讯官方都公开确认:微信支付总经理吴毅离职,微信开发者圈大名鼎鼎的“xiaokang”、原微信产品部副总经理张颖继任。
  腾讯2015年报显示,微信支付总绑卡数3亿张,线下门店接入微信支付总数已超过30万家。背靠金融大背景和微信渠道,微信支付堪称中国互联网最顶级和最具想象空间的产品。对于互联网从业者来说,“微信支付总经理”这个岗位几乎是最梦寐以求的。
  然而,他的负责人却挥挥衣袖,离职加入创业公司分期乐。互联网行业最宝贵的就是这批顶尖从业者,所谓高管流动无小事,微信支付负责人的离职,其背后代表着很多含义,该怎样去理解呢?
  1.从组织结构上看,腾讯并没有与600亿美金蚂蚁金服对标的部门。
  先需要理解的是,微信支付和腾讯金融业务是割裂状态。去年腾讯宣布撤销以财付通为主体构建的金融业务架构,全部划入到新的“支付基础平台与金融应用”线。
  这条线包括多个部门,分别为:支付平台部、理财平台产品部、平台研发部、金融市场部等。其中最关键的支付平台部具体业务为:基础支付产品中心、QQ钱包产品中心、商业拓展中心、企业方案中心、征信中心、综合管理组和金融产品 创新 实验室。
  引出本文的吴毅,就是来自“腾讯金融业务线”前身的财付通,曾担任腾讯财付通产品总监,也是微信支付和微信红包的设计开发者。在2014年微信红包一战成名后,随着微信事业群成立,微信支付一并独立,由吴毅在张小龙麾下担纲。
  自此,腾讯的金融支付相关业务分成两个割裂的部分:腾讯金融业务线,以及微信事业群下的微信支付,名义上与微信对等的QQ,其支付业务“QQ钱包”却在金融业务线下。另外,还要算上腾讯集团之外,为腾讯两大支付渠道开发过小贷产品的微众银行。
  从业务分工上看,三块业务其实分为前端(微信支付)、后端(腾讯金融业务线)和“具备资质”的金融产品研发销售端(微众银行)。从结构上看,腾讯的金融业务散为三块,前端后端都是在腾讯组织结构内,并不是分公司。而在微众,腾讯只持有30%股份。
  因此,相对于正在独立 融资 ,据称估值达到600亿美金的蚂蚁金服,腾讯实际并没有一个部门是与之真正对应和匹配的。微信支付,是个有前端有商务拓展,但没有后端运营的支付通道;腾讯金融业务线,其则没有最为关键的接触用户的通道,而手中没用户怎么开发产品。
  组织结构本质是人员配置的延续,前端和后端割裂,就会导致思路不统一和部门诉求不统一,自然就会影响业务进展。相比蚂蚁金服在金融领域的业务布局,以及近两年来支付宝在手机端的功能演进和迭代,微信支付在红包后的功能迭代明显慢下来,而腾讯金融业务线则罕有大作为,这个状况也许多少与架构有关联
  而财付通出身的吴毅离职后,由产品专家张颖继任,对微信事业群来说,好消息是张小龙对微信支付的掌控力更强了,微信支付与微信开发者、O2O生态连接更强了;但坏消息是,似乎金融业务线与微信支付的思路可能更难统一了。
  2.腾讯对金融业务的谨慎与员工诉求背离,也许才是人员离开的关键原因。
  其实,对于腾讯金融业务的高管们而言,业务团队之间思路难统一无大碍,顶多称之为烦心事,其更担心的是错过互联网改造金融浪潮中的机会。毕竟十几年的金融互联网工作经验和资源,也许等的就是这一天。
  但这个诉求似乎在腾讯很难得到满足,腾讯在金融业务方面的拓展速度并不快,这既包括上文说的业务散乱的状况,也包括各自产品功能的演进速度,很多朋友都谈起过腾讯高层在刻意限制金融业务触碰某些领域。
  随着国家对金融监管越发严厉,有微信与运营商OTT风波的腾讯,似乎在刻意回避监管,把盘子做大却不着急放蛋糕。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微信在每个支付场景中,包括打车、餐饮、商场、电商等等,都要争抢份额,但拿下份额后,却又放置不做深度运营和变现。
  腾讯可以等国家政策,员工却等不起。 互联网金融 是当下风险投资的乐园,巨头在迟疑之下释放出来的每个机会,创业公司都愿担风险接招。吴毅最终加盟分期乐担任总裁,由大公司高管到创业公司高管,这显然是非常有心做成一些事情,而腾讯却不能满足之。
  仍以微信支付唯一的竞争对手作参照,由支付宝拓展而来的蚂蚁金服,据公开消息的说法,其估值已经达到600亿美元,基本与最近股价被重创的百度相当。此轮融资后,蚂蚁金服将在A股上市已是不公开秘密,支付宝很多员工有望借此完成初步财务自由。
  一边是等待上市的独立公司,一边是大公司业务单元,其员工心态自然就不同。微信支付高管的权力再大、掌握资源再多,终究也是打工者,吴毅最终不也是挥挥衣袖离开。
  事实上,炙手可热的微信从来不是个很能留住人的地方,其中不少员工都最终选择加入更有望套现的机会,比如蚂蚁金服无线事业部总经理,其就是微信最早的产品总监,说是奠基人之一也可以,但微信的辉煌显然与打工者们无关。
  3.腾讯可能也会最终走向分拆。
  其实解决高管和骨干中层流失的最好办法就是业务分拆,让员工和高管成为独立子公司股东,团队战斗力自然也攀升,还可以降低了母集团的政策风险。
  但对于分拆,腾讯在目前这个时间节点下,答案是一概否认。所以我们会发现,腾讯最高决策层近两年是相当保守的。
  但在互联网公司大规模回归A股背景下,合称BAT的百度阿里正把分拆玩得热乎,当然阿里是主动分拆,包括蚂蚁金服、影业等;而百度则是被动分拆,比如最近的百度视频、外卖等。而结果是两家都从国内火热的资本市场找到新机会。
  腾讯走向分拆,是员工诉求,也是抓国内资本市场机会。目前来看,腾讯游戏业务的工作室策略,已经具备母集团与子公司架构,各游戏工作室都自成体系,而腾讯占大股的阅文集团已经是瞄准A股的子公司。
  但何时才能将模式拓展向金融、视频、广告、云计算业务,甚至微信和QQ这样最核心的业务,大概仍需要很长时间。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