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客代表着一种钻研精神,探索精神的文化

文章简介:黑客代表着一种钻研精神,探索精神的文化,免费送特斯拉的消息在Twitter上炸开了锅,特斯拉官方账号变成了#RIPPGANG,且连发几条奇怪的Tweet,表示要送特斯拉,而CEO马斯克的账号也未能幸免,不仅名字被改成OneTrueMusk,而且也发布了同样的内容。后来,这则消息被证实系黑客所为,这个淘气的黑客还把。以下是小编收集整理黑客代表着一种钻研精神,探索精神的文化相关信息。

黑客代表着一种钻研精神,探索精神的文化

  免费送特斯拉的消息在Twitter上炸开了锅,特斯拉官方账号变成了#RIPPGANG,且连发几条奇怪的Tweet,表示要送特斯拉,而CEO马斯克的账号也未能幸免,不仅名字被改成OneTrueMusk,而且也发布了同样的内容。后来,这则消息被证实系黑客所为,这个淘气的黑客还把特斯拉的官方主页改成了一副粗制滥造的拼贴画,同时,留下了一个毫无关联的电话号码,相信这个电话的主人现在已经疯了。
本文来自科技吧keji.wzhan.net

  显然,免费送特斯拉的消息是一个典型的黑客事件,主人公充满了挑衅和炫耀的味道,而他的主要攻击目标可能只是那个电话号码的主人,让其受到大量的骚扰罢了,但却顺便攻破了Twitter和特斯拉的主页,且没有带走什么。事实上,像这样的黑客事件,互联网每一秒内都会发生100件甚至更多,但主流媒体是没有办法捕捉这些精灵的,毕竟,文科生要追随理科生的脚步,总显得特别笨拙。或许,只有黑客事件造成一定的社会影响之时,他们才会有机会登上头条,比如百度事件,比如斯诺登爆料,当然,黑客之于头条的感觉,充其量也只不过是一坨屎,毫无价值,他们更钟情于网络世界的虚拟代号,痴迷于那些具有生命的一行行代码,那里才是他们最习惯的世界,至于头条,就让给汪峰大哥吧! 本文来自科技吧keji.wzhan.net
  黑客一词来源于英文hacker,本身不惧褒贬之意,英文中只能从上下文的内容来判断,基本决定于从业者的行为模式。其实,黑客最早代表着一种具有钻研、探索精神的文化,描绘了一批极具想象力的人。长时间以来,这些人都不太喜欢见光,只是沉浸在自己的虚拟世界中,另一方面,媒体也疏于解读网络安全事件,进一步加剧了黑客的神秘感。现如今,随着网络技术、媒体领域的拓宽与发展,巨星公司越来越多,黑客的个人行为之于社会的影响也越来越深刻,于是,如何圈养黑客,并使之走向正途,成为科技公司,乃至整个社会需要思考的重要问题。
  技术大牛,视金钱如粪土?
  如前文所述,黑客代表着一种钻研精神,探索精神的文化。对于一个黑客来说,掌握几门编程语言只是基本功,毕竟,计算机就是为了编程而设计的,而网络上的花花世界,总结下来也只不过是在运行程序;理科生都知道,要想编出优秀的软件程序,需要强大的逻辑思维深度,那些连高等数据都搞不定的人,是没有办法做黑客的,事实上,把程序再进一步剖析,这些代码的核心逻辑就是运算,离散数学、线性代数、微积分等等。这些都注定了黑客们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去搞定编程问题,而且只能是在全身心投入的状态下才能有所收货,同时也意味着,这个群体同历史上那些有名的科学家一样,需要废寝忘食、甚至与世隔绝,以至于,对于活生生的现实感到陌生与麻木。
  事实上,科技界的天才们总会对一些现实的世界感到愚钝,普通人穷其一生所追求的,可能在他们眼里都不是个什么事儿,比如美满的家庭,比如万贯家财,更让人感到可惜的是,凭他们的本事,可以分分钟获得这些,但那些不是他们想要的生活。
  正如2011年,来自保加利亚的一位黑客,采用伪造的银行卡入侵了AMT机器,盗走了比尔盖茨账户里的数千美元,要知道,比尔盖茨的账户里可是放着几百亿的美金,显然,这位黑客连最基本的偷盗精神都不具备,而这也不能苛求他们,毕竟,他们不是利益熏心的政客,这些天才最开始只是想恶作剧,同时,单纯地从技术上炫耀自己。比如,另外一位来自英国的黑客,利用自己编制的程序,成功盗用了盖茨的一张信用卡,帮助盖茨在网上订购了一定数量的抗阳痿药物,并且将药物直接寄到了微软总部,而当这个少年被批捕时,他满脸委屈地说自己只是想恶作剧。
  这些例子都证明了黑客们单纯的技术潜质,事实上,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不同于那些依靠勤奋而获得成功的人,纵观这些黑客们,年龄多集中于16——30岁之间,一方面这个年龄段的逻辑思考能力最强,另一方面,也只有在这个年龄段才会有着强大的好奇心支撑其通宵达旦的付出,同时,这个年龄段的孩子也更容易“视金钱如粪土”。
  或许,普通人穷其一生都无法实现黑客的技术突破,但同样,我们需要平等看待人类的各种生活方式,黑客有自己的幸福,那就是编程、攻破、恶作剧,不断地挑战自我;而普通人则有自己的幸福,老婆、孩子、热炕头,还有闹哄哄的菜市场,而且特别要注意,当这两种生活相遇时,千万不要尝试着相互理解,毕竟,没有在同一频道上。比如,在一次活动中,主持人向观众介绍某黑客曾经攻破政府网站之时,台下没有什么反应,而当主持人说道这个黑客现如今接受招安,主管某公司的安全系统,年薪几百万之时,台下则想起了热烈的掌声,这些就是视角的差异,同样地,这些技术牛人常常对那些上来就问“年薪”的普通人报以敌意和鄙视,这种敌意充满了审美性,但黑客们又怎能理解我们的需求呢?
  科技圈养,让黑客走上正道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笔者都是盲目崇拜科学技术的,是一位纯粹的理科主义者,以至于,我坚信爱因斯坦、牛顿、法拉第等人要比孔子、马克思要伟大50倍,理由是,孔子、马克思说的东西都是对的,也都非常有用,却没有什么思维深度,普通人也能想明白,只要照着做就可以了;但爱因斯坦等人研究出来的东西,却不是谁都能明白的,事实上,很多理科生都痛恨牛顿、爱因斯坦,是他们的理论让大学物理如此困难,以至于反复挂科。但随着阅历的增加,笔者渐渐意识到文科之于心性修炼的重要性,事实上,若没有孔子、马克思的理论,世界可能只是一片孤零零、冷冰冰的技术,不会出现一个如此绚丽多姿的人类社会,更关键的是,文科理论能更好的引导科技前进的方向,让他们朝着改善人类幸福的方向前进,而不是给人类带来灾难。
  本文讨论的黑客们,也是一个亟待引导的群体,前文的案例中,黑客自发的好奇心和恶作剧尚没有给社会造成危害,但这种技术能力一旦遭遇负面引导,就会带来难以控制的灾难,比如肆虐网络世界的木马,比如全球性的监控,最直接的还是ATM机内的干坤。
  随着时代的发展以及生活压力的上升,网络上出现了越来越多的不良黑客,他们超出了恶作剧的范畴,不断入侵企业、政府以及私人电脑系统,使用扫描器到处乱扫,是一种毫无目的地入侵,这些行为给普通用户带来了巨大的精神折磨;而它们的升级版则是利用黑客技术违法犯罪,获取不正当利益,比如大批的网络游戏盗号木马,让黑客们误以为赚钱很容易,加之,他们又不是技术大牛,久而久之,会彻底扰乱网络经济秩序;除了网络的社会利益之外,黑客自身也需要找到更合理的归宿,这些年轻人几乎把最好的年华都献给了代码,同时,也把自己的身体献给了代码,特别是30岁以后,精力、体力都不会允许他们通宵达旦地工作,这就意味着,他们必须找到正常的收入来源,事实上,一些技术大牛们也曾因“金钱粪土论”导致生活潦倒,甚至出现了连饭都吃不上的情况。
  不可否认,黑客正走向公众,也开始寻找自己的归宿。与此同时,科技企业也要担负起调教黑客的重任,给他们吃穿,且努力让他们走出自己的世界,从而编出一些有利于企业、社区发展的程序。黑客们最天才的领域当属网络安全领域,事实上,他们每天泡在网络上最大的乐趣就是发现系统的漏洞,比如,2013年8月,巴勒斯坦一位黑客成功入侵扎克伯格的Facebook账户,并发表状态:“首先,对侵犯你的隐私和在你的主页上留言表示抱歉。不过,我别无选择,在向Facebook安全团队提交多次漏洞报告无果后,只能通过这种方式解决。”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倘若这位黑客能加入Facebook的安全团队,将是一副多么完美的画面?同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而一些安全公司也正不断招募世界知名黑客,有些用来维护系统安全,有些则纯粹只是探索,这种黑客争夺战在“棱镜门”之后进入白热化,相信随着消费者网络安全意识的增强,黑客们定能大展身手。
  科技企业圈养黑客,一方面可以提高自己网络系统的安全,同时,能约束黑客们的不良行为,更重要的是,现代企业制度之于黑客们的引导,非常重要,要知道到扎克伯格、比尔盖茨、以及国内的一些科技大佬都曾经是黑客,现在,他们却都是改变世界的主儿。(科技新发现康斯坦丁/文)

免责声明:凡本站未注明“原创”的文章均为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其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相关文章侵犯到您的权益,可联系本站删除admin@89es.com。